博客年龄:16年1个月
访问:?
文章:1108篇

个人描述

刘继兴,作家,文史学者,传媒资深人士,山西柳林县人,现工作定居太原。生于1970年,1992年毕业于天津大学,喜欢“浮舟沧海,立马昆仑”的人生大境界,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擅长挖掘书本背后隐藏的东西,尤擅在茫茫学海中探幽发微。十余年来,在文、史、哲以及美学、传播学等领域均有建树。共发表各类作品450余万字。有《刘继兴读史》、《魅力毛泽东》、《历史的迷踪》、《哭泣的历史》、《历史上的那些牛人们》、《民国大腕》等著作问世。主编有《读史》丛书系列。 联系方式:Email:ljx6039@163.commsn:liujixing@live.cnQQ:416840699

钳形围敌全歼后,毛主席写出一歌谣,谁知当晚出了个事令他很痛心

2021-07-07 10:43 阅读(?)评论(0)

1935年9月9日,在左路军中的张国焘,电令在右路军中的红军前敌指挥部政委陈昌浩:率右路军“南下,彻底开展党内斗争”,企图分裂和危害党中央。

时任右路军前敌指挥部参谋长的叶剑英看到电报,立刻报告了在右路军中的毛主席。

为避免红军内部可能发生的冲突,毛主席毅然决定率右路军中的原红一方面军的人马及军委直属部队迅速北进,脱离险境。

9月10日,毛主席率原红一方面军与军委直属部队开始北上。右路军中原红四方面军的人马,按张国焘的意见南下了。

9月11日,北上的红军到达了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达拉乡高吉村。

9月12日,党史上著名的俄界会议在高吉村召开。这次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了张国焘分裂党、分裂红军的错误和部队整编问题。为了缩小目标便于行动,决定将红一方面军主力和军委直属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彭德怀任司令员,毛主席任政委,林彪任副司令员兼第一纵队司令员,王稼祥任政治部主任。

为何叫俄界会议呢?是翻译的失误。北上的红军从四川带来的翻译误将会议召开之地村名“高吉”读为“俄界”,政治局作会议记录的同志将错就错,写成了“俄界”,此会议遂成了“俄界会议”。

前方,有天险腊子口当道,这是北上的必由之路。

腊子口,也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位于该县东北部,地势极其险要,易守难攻。

9月16日,腊子口战役打响,这是一场恶战,惊天地泣鬼神,红军再次以弱胜强、出奇制胜,其意义非常重大。聂荣臻后来在回忆文章中说:“腊子口一战,北上的通道打开了。如果腊子口打不开,我军往南不好回,往北又出不去,无论军事上政治上,都会处于进退失据的境地。现在好了,腊子口一开,全盘棋都走活了。”

9月20日,毛主席率领北上的红军,来到了甘肃陇南宕昌县西北部的哈达铺。这里搜集到的报纸上登着好多有价值的消息,其中就有徐海东率领红25军和陕北红军会合以及陕北革命根据地发展迅猛的消息。

毛主席在这里主持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在所作的政治报告中第一次明确提出“到陕北去”,作出了把长征落脚点放在陕北的重大决策。

去往陕北的路上,依然有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

到达六盘山时,国民党37军第24师李英部已至静宁、隆德一线,第8师陶峙岳部22旅已尾追至六盘山西侧,紧跟在红军后面。

红军获得情报,说国民党37军骑兵第7师19团的2个骑兵连,从六盘山东侧平凉进至固原县开城乡青石嘴,准备吃饭、休息。

10月7日,毛主席召集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第一纵队的各大队干部开会,决定消灭这股骑兵。毛主席令第一纵队的第一大队和第五大队从两翼迂回袭击,由第四大队主攻。

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第一纵队的司令员是林彪,政委是聂荣臻;第一大队的大队长是杨得志,政委是肖华;第四大队的大队长是黄开湘,政委是杨成武;第五大队的大队长是张振山,政委是赖传珠。

林彪麾下的这3个大队很给力,他们迅速排兵布阵,对已到青石嘴的国民党骑兵形成变钳形包围之势。战斗打响后,我军完胜。

青石嘴战斗是红军战史上全歼国民党骑兵的重要战例之一,也是红军组建骑兵部队的开始。此战,共歼敌军400余人,缴获战马200余匹。

毛主席决定,用缴获的战马组建了中央红军的第一支骑兵侦察连,任命梁兴初(开国中将)为连长。此前,梁兴初是陕甘支队第一纵队第二大队的大队长。

青石嘴战斗大获全胜后,毛主席和张闻天、王稼祥等一起饱览了巍峨的六盘山。

这里可观三省,离目的地陕北不远了。

此时,云淡风轻。毛主席诗兴勃发,遂吟出《长征谣》一首:

“天高云淡,望断南归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同志们,屈指行程已二万!同志们,屈指行程已二万!六盘山呀山高峰,赤旗漫卷西风。今日得着长缨,同志们,何时缚住苍龙?同志们,何时缚住苍龙?”

此歌谣一出,就在红军及后来的八路军、新四军中广为流传,并公开刊发于1942年8月1日出版的《淮海报》副刊。

这首气吞山河、朗朗上口的《长征谣》,后来经毛主席先后8次修改,成为他诗词中的得意之作——《清平乐·六盘山》,内容便是今天人们所读到的: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天有不测风云。就在青石嘴战斗大胜的当天(10月7日)夜里,发生了一个令人捶胸顿足的悲剧:驻扎在耿湾镇外宿营地的红军指战员,一夜之间竟无声无息地突然身亡了300多人!

六盘山坐落在宁夏西南部、甘肃省东部。耿湾镇属甘肃环县,也属于六盘山区。

第二天也就是10月8日早晨,毛主席被紧急送来的反映此噩耗的报告惊呆了,十分痛心的他严令保卫局速查凶手。当时都以为是敌特投毒害死这些红军的,但组织力量侦破后,案情没有丝毫进展,这些红军指战员的亡因成谜。

到达陕北后,毛主席仍惦记着这桩命案,派专人又返回耿湾镇对此案再次侦破,仍未果。

新中国建立后,毛主席仍未忘此事,曾部署让周总理负责侦破此案。周总理下了不少工夫,查遍了全国的重要特务案和间谍案,仍没找到突破口。

彭德怀后来在自述中谈及此事,依然心痛不已:300多号人在敌人的围追堵截中都没有倒下,却在长征就要结束的时刻无声无息地倒下了,怎不令人万分心痛!

54年后的1989年,两名军人到环县进行水质勘探调查时,无意中破解了此谜。他俩做了大量的工作,经科学检测,耿湾镇的沟谷里的水,含有两种剧毒性化合物——氰化钾、氰化钠。人体若摄入50微克,即可造成中枢神经阻断型死亡,无任何痛苦和知觉就无声无息地死去。

当年300多名红军不幸身亡,就是因为饮用了含有这两种剧毒性的水。

真相大白,水是凶手。

最后补充几句,六盘山是红军到达陕北革命根据地的必经之路。红25军、中央红军先后翻越了六盘山,这也是红军长征时翻越的最后一座大山。(刘继兴)

 
表  情:
加载中...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